<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名叫替身的能力


小说:伪银魂   作者:某茄子   类别:动漫同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哦,好久不见。”对面的佐佐木说道。
  “嗯,好久不见。”我也?#37266;?#23398;样地回答道。不过额?#39134;?#21364;不自觉地滴下了一滴冷汗。
  眼角不自觉地往一旁的塌上撇去,因为信女小姐正毫无形象地躺着睡大觉,四肢摆放地没有一点规律,鼻子上冒出的鼻涕泡也是没有一点节奏?#26657;?#26102;快时慢地收缩着,一点也不像刚才那个见了男人浴池也不脸红的冷酷?#31508;幀?br/>  “哦,好久不见。”佐佐?#23621;?#35828;了这么一句,然后喝了一口茶。
  “嗯……好久不见。”我也回到。
  不过总感觉和这人没有什么话好聊的,总觉得气氛有点尴尬。
  “嗯……作为精英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还是佐佐木首先开口解除了这种尴尬的氛围,“本来信女小姐只是想随便跟你玩玩的,不过没想到你的那把刀……”
  随便玩玩也不是那?#27492;?#20415;的啊……信女小姐看起来可一点也不随便。
  佐佐木的眼睛还是一样的无神,语气还是一样的平淡,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吓了我一跳:“我想,你的刀,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替身’!”
  “替身?#20445;?#25454;说是由一个姓荒木的老妖怪(1)发明,并且广为流传,最终荼毒了好几代人的邪恶能力,据说人们只要听到“替身”这两个字,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摆出一些奇怪的姿势,而他们体内的生命能量就会因为这些传教一般的姿势而被不知藏在何处的荒木老妖给吸收……咳咳。
  佐佐木看了我一会儿,笑道:“哦,原来你知道啊,我就觉得你身为佐佐木家的精英不可能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嘛。”
  实际上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地想泡个澡,然后顺便听从了柴刀的建议过来的而已。不过我心里确实对柴刀的来历有了一丝怀疑。
  “社长,什么叫替身?”柴刀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
  额……太久没和柴刀对话(2),忘了这是一把可以和心灵对话的?#35835;耍?#32780;且只要我心里有任何想法,他都能知道。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过以我对柴刀的了解……他应该不是我的替身吧?因为当初是陆奥把他从王者之剑星捡?#21073;?#20877;送给我的,但是曾经见过我身上一些完全没见过的战斗技巧,却又让人没法排除所谓的“替身使者”这种说法,问题只在于究竟谁是替身使者。
  然而……这个世界上只?#23567;?#26367;身”这一种遥控型的战斗手段吗?#21683;?#26524;硬要说的话,“通灵?#20445;?)也可以算作是一种遥控战斗吧?#21487;?#33267;于阴阳师的式神,也可以认为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遥控战斗,因为都是本体不动,由其它东西代劳战斗的。这些东西都可以统称为“替身”。
  柴刀……可以用“替身”两个字概括吗?因为广义上的替身是很宽泛的,而荒木老妖创造的“替身”却是狭义上的。佐佐木异三郎所说的……究竟是广义上的替身,还是狭义上的替身?
  一瞬间心思转过千百转,我又开口问道:“嗯……佐佐木先生,请你再详细地跟我解释一下关于替身的事。”
  对于目前的我来说,身体素质已经很难提升了,因为这里毕竟不是热血少年漫,而本人也已经是一个心理年龄超过50岁的大叔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情去锻炼身体,打怪练级那种RPG式的升?#26007;?#24335;也是过于梦幻了,根?#20037;?#27861;实施。相对来说,抛弃身为勇者的尊严,像一个政治家一样,多寻求一些所谓的“外挂”或许还比较现实一点?
  或许这就是一般的路人都成不了勇者的原因,羡慕勇者的光鲜亮丽,却不想付出勇者在众人背后所做的努力,只想要保住自己活下去,却从来没想过要拯救别人?或者说,多多少少只是拯救自己身边的一些人而已,大难临?#20998;?#26102;也可以随便地抛弃,以自己为先?
  “堂弟。”佐佐木突然?#32479;?#20102;一把枪,对准了我的额头。
  对他的这个动作,我居然一点?#20174;?#37117;没?#26657;。?br/>  是我对他太信任,还是……我怠惰了?
  “这不像是我认识的你啊。”他收起了枪,又说道:“我?#19988;?#20013;的你,是一个时刻让人看不透的?#31508;浚?#34429;然你表现得很无能,但是任何事情似乎都在你的掌控之?#26657;?#20219;?#24043;纯?#20320;都可以游刃有余、全身而退。”
  是吗?原来在这人眼中我是这样的形象。
  “在我的认知里,你是不应该出现这种表情……这种眼神的……看起来,你好像很迷茫啊?我能看出来,迷茫的原因并不在这把刀上。”
  迷茫?
  叮————————刀剑相交之声响起。
  当我?#20174;?#36807;来的时候,我的右手已经?#25112;?#20102;柴刀,不知何时挡住了异三郎的攻击————————他这一刀是真的想要杀了我,不然我的身体不可能先于脑子,对杀意有所?#20174;?#32780;提前出手。
  “这样还算好一点。”他终于笑道:“这才像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刚才我是真的想杀了你哦。”
  话音?#31456;洌?#20182;立刻拔出了枪——左手刀,右手枪,他特有的攻击架势。
  砰————————
  熟悉的枪声,值得庆幸的是在这种危及性命的紧张感之下,我也终于有了那么一丝的战意。急忙向后一弯腰,子弹擦?#21734;?#22836;飞过,算是避过了这第一枪。
  砰——砰——砰——
  他又连续开了几枪,虽然弹雨更加密集,但是这些子弹在我眼中却变得逐渐清晰。
  擦——擦——微微一侧身闪过两颗子弹。
  然后……抬刀……顺着第三颗子弹的声音划过去…………
  叮——————
  柴刀切开了第三颗子弹,去势不减,顺着它来的?#36739;蛑比?#20304;佐木的右手!
  啪——————我没有用刀,而是用握刀的拳头打在了他?#20204;?#30340;右手上,
  手枪脱手。
  但是还没有结束。
  他的枪掉了,刀还没掉!他的下一?#26032;?#19978;要来了。
  再次抬刀!
  叮————————
  两刀相交,又再?#35859;?#20837;了角力的僵持阶段。
  “不错。”佐佐木突出了这两个字,连上表情还是一点没变化。
  “你也不错。”?#19968;?#25964;道。
  让人眼花缭乱的独特战法,应付起来确实不?#20303;?br/>  “你很好。”他说完,逐渐收了剑上的力道,我也一同收力。
  这一次“切磋?#20445;?#26242;且算是平局?不知道他用了几分力。
  不过似乎偏离了主题?他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走了。”他走过去,扛起还在呼呼大睡的信女,然后就在我的注视下出门了……不过这可是大黑天啊,门外还下着这么大的雪!?
  打开门一看,原来早有直升机在等着了……
  无?#21361;?#21482;好目送这架直升机?#29420;?#25105;的视线。因为我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歌声,所以还是暂时留下来的好。
  “在我的~墓前~~不要哭泣~~~~”
  “因为我不在这里~~~”
  这不是《化作千风》吗?
  ————————————注解————————————
  (1)荒木老妖:说的是《JOJO的奇妙冒险》的作者荒木飞吕彦。JOJO这个故事里首先用了替身这种设定,就是把一个人的精神具象化,变成另一个形象用来战斗,而能使用替身的人就被叫做替身使者。
  (2)太久:好像太监了有一年多了?所以之前的内容我自己也忘记了。
  (3)通灵:说的是《通灵王》的那个通灵,就是召唤包括死灵或者精灵来帮忙战斗的设定。不是火影里的那个召唤兽。
室内篮球场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七星彩走势图12042 吉林时时彩诈骗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带 福建31选7彩票2元网 北京pk10开奖直播视频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上海时时乐计划交流群 "维纳计划"是意大利财长提出的 电子游戏软件 淘宝彩票怎么发起合买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湖北11选5开奖现场 3d大赢家彩票论坛 中国象棋残局 淘宝快3是哪个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