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第一百六十二章 怪人


小说:伪银魂   作者:某茄子   类别:动漫同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传不了图片,有点小遗憾。)
  银时的歌声……怎么说呢,乍一听挺渗人的,仔细一听呢……其实?#19981;?#21548;得下去,只不过哭腔太重了,导致发音含糊不清,实际上整首歌都是在调?#31995;模?#33267;少比新八这个麦霸要好多了吧?
  他唱的真的很大声,几乎整个旅馆都能听?#21073;?#32780;且几乎听到歌声的每个幽灵?#38469;?#21040;了洗礼,然后缓缓往天上飘。
  哎?突然发现我也有了看见幽灵的能力。
  然后,似乎看见了一个没有受“洗礼”的灵体。
  这个灵体的颜色似乎比别的灵都要深,而且也更多彩一点。准?#36820;?#35828;,比一般活着的人都要多彩。
  ?#39134;?#38543;意地扎着马尾,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知道算是皮草还是丝绸,?#21482;?#26159;多种布料拼接的,斜跨着一串又长又大的念珠,裤子上也涂满了各种颜料,身上扛着一杆怪异的长柄武器,也不知道是枪还是矛,至于脸,在衣服的?#32784;?#19979;反而不那么怪异了,只是简单地涂了几笔油彩而已,但是细看之下,脸?#31995;?#36825;几笔油彩却仿佛浑然天成,如果缺了这几笔,他好像就不是他了。
  顺带一提,这灵体是个男的。
  “哟,你好啊。”他发现了我,向我打招呼。
  语气轻浮,一点也不像是个古代人,但是听口音绝对不是个现代人。
  “哦。”我应了一声,心中仍然没有放下疑惑。
  “年轻人,过来喝一杯如何?”他笑道。
  语气还是一样的轻浮,不过却很有亲和力。感觉就像是一个家里的长辈一样。明明他看起来也就20几岁的样子。
  他见过走过去,从怀中又?#32479;?#20102;一个酒杯,往里倒了一杯清酒,笑道:“这唱歌的人……是你朋友吗?”
  ?#20843;?#26159;吧。”我苦笑道。也不知道银时的歌声给这人留下了什么印象,希望不要牵连到我。虽然本人一般不唱歌,不过至少不跑调,不跑节奏,否则也不会唬得万齐一愣一愣的,可别被人认为是五音不全才好。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他笑道,“我姓谷藏院……哎?#21073;?#19981;对,这个姓是我自?#21917;?#30340;,我猜你一定不知道,在我剃头发之前,我是姓前田的,名叫利益,?#32622;?#24198;次,哦,对了。好像有个画家把我叫做‘花之庆次’来着,我觉得还挺贴切的。”
  前田庆次啊……(1),那可是个传说人物啊,不过眼前这个怪人,倒是和我心目中的前田庆次挺接近的。
  点?#35828;?#22836;,我伸手接过酒杯,道:?#38712;?#26469;是大名鼎鼎的前田先生啊,我是个无名小卒,您称呼我为阿严就好了。”
  “不对不对,能来到这里的活人,可不能说自己是无名小卒哦,?#31995;堋!?#20182;打?#31995;潰?#32780;且能看见灵体,本身就证明了你不一般的吧?”
  话音?#31456;洌?#20182;的怪异兵器就如蛇信子一样逼近了我的鼻尖。
  嘶——————————也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我自己发出的声音,猛地往后退了半?#21073;?#31639;是躲过了这条信子————仔细一看不是一条,而是两条。
  “怎么样,这把武器,不错吧?”他的脸上似乎有点得意,“是?#19968;?#30528;的时候,一个古代人教我做的。”
  古代人?你自己不就是古代人吗?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33540;?#26159;比?#19968;?#35201;古代的古代人,比?#19968;?#35201;早一千多年了。”他摇?#36820;潰?#37027;个人不仅教了我这种武器的做法,还教了?#19968;?#30011;来着,他?#23567;?#21483;什么来着?”
  怪异的武器,还有画画?我接口道:“那个……不会是姓张吧?”
  “哦,对对对,就是姓张,”他点头,“想不到你这个小鬼懂的还挺多的嘛,那人好像说自己?#22995;?#19977;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说什么‘看你这么重义气,就把?#25104;?#24179;最骄傲的手艺传授予你吧’什么的,也不管我要不要,就把那些东西一股脑儿地灌进了我的脑袋里。”
  哦呵……还是个挺曲折离奇的故事啊。
  ?#20843;?#20415;再给你介绍一下吧,小子,这把武器可是有名字的,虽然看起来像跟大麻花,但是名字可是很霸气的,叫蛇矛。”
  蛇矛?不是应该有个前缀“丈八”吗?单纯的蛇矛听起来还是有点逊啊?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碰这柄蛇矛,不过因为它是灵体,我根本碰不?#21073;?#25152;以只能用眼睛去端详。
  麻花……这个形容词还真是挺贴切的,但是仔细一看,似乎?#38047;?#19968;点不一样,具体形容的?#21834;?#23601;像是DNA的那种双螺旋结构,两道矛尖虽然看起来互有来往,但是实际?#32454;?#26412;就不相?#21804;?br/>
  这种怪异之极的武器……说不定实用性非常强?!
  “果然不愧是年轻人啊……这么轻易地就看透了这把蛇矛。”前田庆次呷了一口酒,道,“?#19968;?#30528;的时候可是花了十几年才弄懂它的啊,哈哈。”
  与其说是我的能力,倒不如说是知?#35835;?#27604;较大吧。毕竟现代的知识里千奇百怪的。不过他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或许,我应该改个武器,用蛇矛?这把完全不同于一般人?#29616;?#30340;?#21543;?#30683;”,可不是光能用来扎人,它最大的作用在于一个?#20843;?#23383;。
  而这个锁字,光用文字几乎是无法形容的,只有真正见过实物才能明白其中道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酒,正所谓“当浮一大?#20303;保?br/>  “哈哈!谢谢你啊,庆次先生。”我?#20284;?#37202;杯敬了他一下。
  不过心里的疑惑又生……前田庆次为什么要特意在我面前?#25925;?#36825;种奇门兵?#24515;兀?#20182;和我有关系吗?
  “不要想那么多,小子,看好了!”
  嗡……………………
  枪鸣。
  他略一翻身,?#35835;?#19968;个枪花,就进入了雪?#23567;?br/>  不知怎么的,他的蛇矛仿佛化成实质一般,其上竟然开始堆积起了白雪。要说堆积,也不太准确,该说是?#20843;?#20303;”了落下的雪更合适。因为雪都存在于那双螺旋之间,而周围则是一丝也无。
  怪异……但是?#32622;?#20029;……
  正是传说中的……
  ?#20197;?#30011;派……
  实至名归!
  ——————————————————————————
  注解:(1)前田庆次:是日本战国一个很奇怪的人,又称“倾奇者”,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还有诗歌、茶道、绘画,最后还出家做了和?#23567;?br/>
室内篮球场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ag真人视讯吧 nba让分胜负3串1信心单 青海十一选五app 公务娱乐场所 浙江快乐12选五 香港六合彩51期 泳坛夺金遗漏 幸运武林河南福彩网 快乐8网址首页 六合彩一码中特 2012年福彩开奖号码 体彩20选5开奖走势图 吉林快三微信群有黑幕 体育彩票江苏7位数 码开特无错过规律单双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