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章三二七 世界透明


小说: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类别:异世大陆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24187;?#40857;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无论千夜、夜瞳还是?#24043;?#23425;,都已经习惯了安文种种匪夷所思的设想,而夜女对安文还不熟悉。
  安文在永夜影像上一点,显出曜日图像,说:“曜日不论在哪个轨道上运转,都会不停地释放黎明原力;而通往黑暗本源?#32784;?#36947;只能维?#38047;?#38480;的时间,且就算能够扩张,也难以抵消曜日的影响。因此从长远看,曜日不能在永夜停留太久。它从仙天而来,也应回仙天中去。”
  千夜和?#24043;?#23425;互望一眼,点?#35828;?#22836;。
  夜女说:“坤宫可以脱离曜日,先行返回仙天。”
  安文伸指点上人族所居的大陆,直接?#31995;?#20102;曜日之下,说:“既然想要返回仙天的人族很多,那我们可以推动人族所居的陆块进入曜日轨道。当曜日踏上返回仙天旅途时,这几块大陆就可以跟着曜日一同返回。在漫长旅途?#26657;?#22823;陆?#20185;?#27963;的人或许都不会感觉到生活有变化。这样一来,我们横跨虚空最大的?#20064;?#23601;不存在了。”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
  安?#30446;?#35265;众人神情,说:“这绝非不可能。实际上,我已经计算好了环绕曜日运行的轨道,一条轨道是这条,二条是这样,三条……”
  曜日周围,出现了一团线条,杂乱如麻。反正千夜是没看出两条和三条轨道之间的区别,看上去就一团乱麻和另一团更乱的乱麻。
  众人用见鬼的神情盯着安文。
  安文挠了挠头,说:“这些轨道看起来是乱了一点,事实上它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曜日环绕永夜运行的阶段,这段时间要推动陆块入轨,并?#22812;?#23519;陆块环境会受多大影响,要作如何调整。第二阶段是推动曜日加速,脱离永夜的阶段,各陆块也要跟着加速。第三阶段则是曜日完全脱离永夜,进入虚空之后。在第三阶段,轨道才会真正稳定。而前两个阶段,我们都要考虑永夜其它两颗太阳的牵引力,因此会复杂一些。”
  只是那团海藻般纠缠在一起的线,怎么也不仅仅是复杂一些。
  夜女难掩震惊,道:“你是怎么推算出来的?就算仙天大能也难?#36816;?#21040;这种程度。”
  这些轨道计算有多复杂,她也是修过天机术的,自然清楚。
  “我把命?#35828;?#22530;的仪轨稍稍改动了一下……”安文小声说。
  普瑞特蒂?#35828;?#33080;果然就黑了。只是碍于千夜和夜瞳在场,不好当场发作,否则的话恐怕直接?#25512;?#19978;去了。
  反正说都说了,安文索性破罐子?#25169;ぃ?#32487;续道:“改造之后,仪轨的部分能量可以被用在计算上,这样我能够使用的计算能力就提升了700多倍。而我?#31181;?#26032;改进了算法,设计了几个新的模?#20572;?#35745;算量是过去的十分之一。这样就能计算大陆入轨的轨道了。”
  众人如听天书。
  不过安文也已经习惯了,趁着眼下大好机会,正好夹带些私货。
  “各位,永夜现在?#32622;?#21644;以前已经完全不同,相信在千夜陛下的引导下,无论人族和永夜圣族都能够在同一个世界中共存。因此……”
  普瑞特蒂克腾地站起,喝道:“你休想打命运仪轨的主意!”
  安文的阴谋被识破,略显羞涩,道:“改造一半也是好的。”
  “一根也不?#26657; ?br/>  ?#24043;?#23425;若有所思,在旁边说:“如果整个命运仪轨都给你,计算能力能够提高多少?”
  安文两眼一亮,说:“至少三千倍!而且这只是原型机,我觉得还?#34892;?#22810;可以调整完善的地?#21073;?#29978;至以后我可以专门为它开发新的模?#20572;?#26377;了它,我们的世界将不再有任何秘密。在算力面前,一切都是透明的!”
  普瑞特蒂?#24605;?#20102;,对着千夜道:“陛下!命运仪轨是我们魔裔的。”
  “先借?#20174;?#29992;?”?#24043;?#23425;笑道。
  “不借!”普瑞特蒂克很坚决。而安文则是不可避免地?#34892;?#27822;丧。
  “好的。”?#24043;?#23425;居然出人意?#31995;?#22909;说话。
  普瑞特蒂克狐疑地看着他,道:“你有什么阴谋?”
  作为永夜议会新一代的大预言师,在看到载曜之始后,普瑞特蒂克已经明白过去几十年中在命运预言和天机术的对决?#26657;?#27704;夜已经输得一败涂地。对于林熙?#27169;?#26222;瑞特蒂克已经兴不起丝毫争胜之心,而帝国接替林熙棠的?#24043;?#23425;,虽然年轻,但他也完全不?#20202;?#35270;。
  看着普瑞特蒂?#35828;难?#23376;,?#24043;?#23425;笑了笑,道:“开个价吧。”
  “什么?”
  “命?#35828;?#22530;啊!”
  普瑞特蒂克再也忍不住,拍案而起,“这是我魔裔王族千年圣物,怎么可以买卖?”
  “已经被改造了一小部分,不是吗?”?#24043;?#23425;微笑道。
  普瑞特蒂克哑口无言,狠狠瞪了安文一眼。
  ?#24043;?#23425;好整以暇地说:“反正都残缺不全了,没那么值钱的。”
  “圣物不是能?#20204;?#26469;衡量的!”
  “也对。”?#24043;?#23425;若有所思。
  “你又想干什么?”一?#27492;?#24605;索,普瑞特蒂克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我在想,重建一个命?#35828;?#22530;需要花多少钱。”
  “怎么可能?你要是能造出命?#35828;?#22530;,我就……”普瑞特蒂克本想放些狠话,可是一想到人族现在已经有了仙天手段,真要造出命?#35828;?#22530;也并非不可能。
  ?#24043;?#23425;不理普瑞特蒂克,对安文道:“你设想的那种东西,难道?#19988;?#20511;助命运仪轨吗?”
  “也不是必须。但是命运仪轨可以更加方便地接受虚空原力,对计算很有帮助。”
  “那为何不能以天机术为基础,重新建造一台你说的那种……计算机器?”
  安文双眼顿时一亮。
  普瑞特蒂克这下坐不住了,赶紧说:“这不?#26657; ?br/>  “为何不?#26657;俊?br/>  “安文是魔裔,预言师一向我们魔裔的传统职业。他本来就是天才的预言师!”
  “预言术已经没用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普瑞特蒂克也没有办法辩驳。人族天机术源自仙天,多年来把整个永夜耍?#32784;?#22242;乱转,还搞出了载曜之始这样的伟迹。若不是千夜最后终结仙使,整个永夜世界都会毁灭在曜日之下。
  ?#24043;?#23425;又道:“还?#26657;?#20026;?#25991;?#35028;就不能修习天机术?”
室内篮球场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福建22选55个全中多少钱 深圳网红球姐 新浪彩票代购 真人龙虎斗网址 河南快三预测专家推荐 老时时彩手机走势图 篮球服 海南飞鱼玩法 新版真钱假钱的识别方法 排列3预测全彩网 浙江快乐彩吧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跨度 广东彩票兑奖中心 2019077福彩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彩之家2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