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葉圣掌


小說:魂帝武神   作者:小小八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比武臺上,戰斗仍舊一輪接一輪地進行著。
  觀賽席上,蕭逸并無多大興趣。
  冉琦,向來冷酷過人,不怎么說話。
  葉流,倒是愛結交好友。
  不過,這幾天下來,蕭逸也不怎么說話,在他看來,易霄也是個不喜言談之人。
  自然的,他面對兩個冰坨,也無話可說。
  事實上,哪里是蕭逸不怎么說話。
  而是這里頭,有三個都是熟人。
  所謂言多必失,他干脆便不怎么說話了。
  即便說,也是故意將聲音壓得異常低沉,冷漠中,仿佛略帶怒意。
  對比公孫火舞、顧憐星二人,恐怕蕭逸以往和葉流的交談反倒更少。
  畢竟他和葉流真正見面,其實也不過數次。
  故敏銳如葉流,也無法從他的聲音中產生半點懷疑。
  不過,所謂知己者,可不在于相交長短。
  有的人,初次見面,便志趣相投,成為好友。
  如他和葉流。
  又如他和冉琦。
  與這二人,其實真正相交的時間,不長,但這二人,確實是可以深交之人。
  此時,一旁也就顧憐星與公孫火舞暢聊著。
  蕭逸樂得如此,少說些話,待得此番比拼結束,便離去了。
  但恰在此時,冉琦卻忽然張開了嘴巴,“你們口中總說的那位蕭逸。”
  “可是大半年前震驚中域的那位蕭逸小賊?”
  “震驚中域?”葉流笑笑。
  冉琦點了點頭,“大半年前,劍域之內,他殘殺天下劍修,一時間兇名赫赫,震驚中域。”
  “我后來也了解過此人的事跡。”
  “從他一路成名,揚名,每件事跡,無不讓人驚駭至極。”
  “特別是百院之爭時,敗盡各大學宮天驕,連天藏學宮十二峰的長老都被他干翻了兩個,著實生猛。”
  對于冉琦來說,或許能讓他開口,讓他感興趣的,也就那些實力極強,聲名赫赫的天驕。
  “不過,此人似乎品性很有問題。”冉琦皺起了眉頭。
  “按理說,這等可怕的天驕,放到哪個勢力,都是傾力培養。”
  “可黑云學教,卻直接把他逐了出來。”
  “原本,我對此事還有所保留。”
  “但。”冉琦驀地面露冷色,“剛才聽你們所言,公孫火舞這瘋丫頭一直尋他。”
  “莫不是這家伙是個負心漢?”
  “吃干抹凈了,便走得無影無蹤,再也尋不著人。”
  “這般武者,即便實力再強,我也不恥之為對手。”
  一旁蕭逸聞言,面具之下的臉龐,不自覺地抽了抽。
  若非他現在是以易霄的身份來參加比拼,怕是真要一劍劈飛這冉琦。
  倒是葉流連聲道,“冉兄,你誤會了。”
  “我蕭逸兄弟,不過是慣了獨來獨往罷了。”
  “逐出學教之事,我有所耳聞,不過是學教針對,反倒是他受了不公。”
  顧憐星笑笑,“蕭逸公子,可沒你想的那般不堪。”
  “他日若有機會,你見了便知。”
  “哼。”冉琦冷哼一聲,“見了,也得看他有沒有資格當我冉琦的朋友。”
  “那小賊,怕是一劍就能劈碎你那柄破槍。”公孫火舞撇撇嘴。
  “好大的口氣。”冉琦臉色一冷。
  一旁蕭逸,面具之下的臉色,一陣難看。
  幸好這冉琦不是什么大嘴巴,否則他不知道要被傳成什么樣子。
  ……
  半天后。
  葉流直視比武臺,“該比的,應該都比了。”
  “各層次的天驕,也比出了個結果。”
  “接下來,應該便是重頭戲了。”
  冉琦點了點頭,“真正的戰斗,名額歸屬,現在才開始。”
  蕭逸亦點了點頭,“九成武者都比拼完了,頂多再有一天多些,此番名額爭奪盛事,就該落下帷幕了。”
  果然。
  比武臺上,劍宮裁判一聲高喝。
  “下一戰,葉圣府,葉流。”
  “北隱宗,北隱棟,上臺。”
  “到我了。”葉流笑笑,身影一閃,瞬間上了比武臺。
  另一邊,一年輕男子,同樣躍上了比武臺,站在了葉流對面。
  對比葉流那身風度翩翩,好個灑脫公子。
  年輕男子,倒是一身氣勢沉穩,身材略微魁梧,臉上盡是堅毅。
  男子,正是北隱宗少宗主,北隱棟。
  北隱宗,作為中域公認的霸主勢力,其底蘊、勢力,甚至還在十八府單獨一府之上。
  北隱棟,本身流傳在中域的事跡,不多。
  但絕無人敢少瞧他,他年幼時,便已被上一任宗主認定為下一任宗主,已經足以證明許多事情。
  “這北隱棟,很強。”冉琦雙眼一瞇。
  “這一戰,怕是由得打了。”
  “就他?”顧憐星笑笑,“區區北隱棟?”
  “易霄公子,你向來好眼光,你覺得呢?”
  蕭逸點了點頭,沉聲道,“這一戰,勝負難料。”
  “什么?”顧憐星一驚。
  易霄之名,現今中域誰人不知?
  那是年紀輕輕就能與傲東樓、龍嘯等人相提并論的不世妖孽。
  他做出的判斷,幾乎不可能錯。
  “勝算如何?”顧憐星追問道。
  “保守估計的話,五五開。”蕭逸沉聲回答道。
  “若不保守呢?”顧憐星急急追問。
  蕭逸淡漠一笑,“四六開。”
  “誰占…”顧憐星脫口而出。
  蕭逸搶先道,“葉兄占六成。”
  “你這般自信?”一旁冉琦,面露疑惑。
  蕭逸不語。
  對,若是保守估計,以蕭逸第一眼對北隱棟和葉流的判斷來說,這二人,頂多五五開。
  這二人的修為、實力,都在伯仲之間。
  但,蕭逸之前在天星地域與葉流有過一戰。
  他知曉葉流有何手段,也知曉葉流真正爆發,將會可怕到何等地步。
  所以他敢說四六開,葉流占六成勝算。
  若無意外,這會是場苦戰。
  但勝者,必是葉流。
  下方比武臺,戰斗瞬間打響。
  轟…轟…
  兩股氣勢,瞬間爆發。
  本在比武臺上的劍宮裁判,霎時臉色一變,“絕世氣勢?”
  嗖…劍宮裁判,連忙閃身退離至比武臺邊緣。
  “絕世氣勢?”周遭觀賽席上,一些成名武者,同樣一驚。
  “這兩個變態,但論氣勢就位列絕世,論實力,早已遠遠超過了等閑的十八府天驕。”
  轟…
  葉流先發制人,一掌轟出。
  掌出,比武臺上千米范圍氣息,瞬間調動,自成漩渦。
  驚人的氣息,席卷整個比武臺。
  “出現了,葉圣掌,葉圣府最強的掌類武技之一。”
  比武臺上。
  葉流淡淡一笑,“北隱兄,雖然我想與你好好一戰。”
  “但,觀賽席上,內子似乎頗有擔心。”
  “我不想她皺眉半分,所以,這一戰便速戰速決吧。”
  話音落下。
  轟…葉流手中一掌狠狠壓下。
  一個呼吸之內。
  比武臺上的氣勢席卷,爆發到極點。
  “好可怕的氣勢。”周遭觀賽武者,臉色大變。
  待得氣勢落下,葉流收掌。
  偌大個比武臺,已在那一掌之下,化作齏粉。
  千米堅石,不堪一擊。
  ......
  第五更。
  第六更,在12點半左右。
室内篮球场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