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第九百七十章:再說一遍


小說:妙手回村   作者:天際的云   類別:都市娛樂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想說什么?”李林問道。他能感覺到,這個姑娘有話要說,似乎有點難以啟齒,既然這樣兒,何不給她一個說出來的機會?
  “沒什么。”安朵搖頭說道:“回去吧。我們很快就可以離開這里了。”
  言畢,安朵便是從大石頭上跳了下去,然后沿著蜿蜒的小路向村子里走去。
  “不是在等人嗎?為什么不在等一會兒?”李林笑瞇瞇的看著她,說道:“是怕我看到?還是有什么事兒是不能讓人知道的?”
  安朵停在原地,片刻之后才回過頭,說道:“有些事兒看到不如不看,看到了又如何?看不到又如何?”
  “如果你不說。也許我還不想看,既然你說了,我還真想看一看。”李林笑了笑,從大石頭上跳下來,走到安朵身邊兒牽住了她的手,看著她說道:“如果你之前說的是真的,無論前邊是遍布荊棘,還是刀山火海,我都想去試一試……”
  被李林凝視著,安朵心弦顫了一下,之前他也說過一些看似認真卻又有點不太真實的話,而現在,她能感覺到,李林說的是真的,因為,眼神兒這東西是不會騙人的。
  女孩子是感性的動物,安朵從來不是那種喜歡哭鼻子的女孩,但是,這一次她眼圈還是濕潤了,好在眼淚沒落下來。
  “有這句話就夠了。”安朵抿了抿嘴唇,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為什么不早點說出來?”
  “以前沒發現你這么漂亮……”李林笑著說道。他心里暗暗想著,這個理由她會不會相信呢?
  別說安朵不相信,他自己都有點不相信,可是,除了這個理由他又能說出什么理由呢?
  男人臉皮厚沒錯,但是,有些事情就不是臉皮厚的問題!
  噗嗤……
  安朵忍不住笑了出來,顯然對這個理由有點不怎么認同,卻也沒糾正他的意思,更不打算去揭穿他,“以前是沒發現,還是不想去發現?”
  “這……”
  李林苦笑著說道:“都有吧,后者更多一些……”
  他說的也是實話,之前確實有太多的東西束縛著他,譬如師生關系就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現在同樣是師生關系,可是,經歷了這么多事兒,再加上心中那個邪惡的小惡魔不斷在作祟,他已經改變了這個想法……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怎么忍心看著這么善良,這么漂亮的姑娘一直難過下去?難不成她追到舊金山只是為了去度假,世界上能夠度假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她不畏生死來到百里石,難不成這里好玩?
  “他們來了。”
  正當李林想著該怎么解釋這件事非常難解釋的事時,安朵突然指向了遠方,他隨著安朵指著的方向看去,嘴巴頓時張的老大,足以塞進去一顆雞蛋,兩顆雞蛋,三顆雞蛋,好幾顆雞蛋,因為,因為,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藍天之上,一架小心直升機竟然緩緩的飛了過來……
  早知
  道安朵有個堪稱無敵的家世,看到這個景象,他還是震驚不已,這個姑娘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他必須從新評估一下,要是真的娶了她,以后豈不是也能駕駛著飛機翱翔天空,還能隨隨便便指揮幾萬人的軍隊……
  要不,就娶了她吧……
  李林心里默默的想著,很快他便是點了點頭,這個主意確實不錯,女人可以嫁入豪門,男人難道就不行?
  我要嫁入豪門。
  李林十分渴望的在心里嚎叫了兩聲。
  “過去吧。”
  安朵側過頭看了他一眼,見他一副豬哥的模樣忍不住搖了搖頭,抬起步子便是向前走了過去。
  直升機緩緩落在地上,艙門打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和一名身著軍裝的年輕人跳了下來。
  中年人身材筆直,國字臉,皮膚十分的白皙,戴著金絲眼鏡給人一種文縐縐的感覺,不過,眼睛下的那雙眼睛卻讓人心生敬意,確切的說,應該是有點寒冷,即便他的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也是如此。
  年輕人就沒什么特別的地方了,除了身材高大魁梧之外,要說最扎眼的也就是他身上穿著的這身兒迷彩服,李林雖然沒去過部隊,軍裝警服他還是看過的,畢竟,他是公安局的常客,要說唯一不同的就是,這身軍裝確實和普通的軍裝不太一樣兒。
  “小姐。想不到在這里能見到你。這是你要的東西。”中年人將手里拎著的小箱子遞了過來,同時看了眼李林,不過很快他便是挪開了眼睛,確實,李林確實是沒什么顯眼的地方,別說在這里,就算是去省里,去一個比較高檔的地方他也會被人誤認為司機之類的。
  安朵接過中年人遞過來的箱子,轉過身把它交給站在一邊的李林,“看看是不是你要的東西!”
  “好。”
  李林接過箱子,第一時間便是將箱子打開,里邊的包裝只能說是一般般,掀開一層軟布之后,帶著清香味的藥材便是呈現在了他的視線當中,藥材呈火焰色,一根只有二十幾公分長的枝干上掛著數十片葉子,這些葉子看上去就有點特別了,每一片葉子都類似燃燒的火焰,看上去很普通,卻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說它叫火心草,倒不如叫它火心花更為貼切一些。
  “小姐。東西我們已經送到了,我們要馬上回去……”中年人說道。
  “等等!”
  中年人剛剛轉身,安朵便是喊住了他,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掛著些許冷色,“韓柏。我讓你來送藥材,這件事兒都誰知道?”
  “沒人知道!”韓柏搖頭說道。
  “確定?”
  “確定!”
  啪!
  韓柏的話剛剛落下,安朵便是一巴掌抽了過去重重的抽在了韓柏的臉上,“韓柏,你再說一次,我希望你能給我相同的答案。”
  被安朵抽了嘴巴,韓柏一點發怒的意思都沒有,靜靜的注視著安朵,說道:“小
  姐。真的沒有!”
  啪!
  又是一聲脆響,安朵的巴掌再次落在了韓柏的臉上,原本就冰冷的臉蛋變的更冷了一些,仿佛能夠將人凍僵了一樣兒,“韓柏。跟了你的頭這么久,難道你不知道他最恨的是什么人嗎?如果你不知道,我來告訴你!我在給你一次機會,你這次來有沒有人知道?”
  言畢,安朵便是突然將手槍抽了出來,槍口抵在韓柏的頭上,“最好別告訴我同樣答案,你知道我會怎么做……”
  “小姐。別沖動……”一邊的年輕人連忙說道。
  他和李林一樣兒都在發愣,根本沒想到安朵剛剛還好好的,突然就開始發難,不僅如此,還用槍口抵在了韓柏的頭上,這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退下。”
  韓柏眉毛豎起,對著年輕人呵斥一聲,“小姐。您心里已經有了答案,又何必問我,主子最恨的是什么人,我韓柏清楚,但主子更恨的是背叛,如果我說了,我可以取悅與你,卻要背負背叛的名聲,我韓柏絕非貪生怕死之輩,如果小姐認為韓柏有錯,不能讓小姐您滿意,您開槍便是!”
  “你當我不敢嗎?”安朵冰冷的注視著韓柏,美眸冰寒,手指漸漸的向扳機壓去,下一刻只聽砰地一聲槍響,一顆子彈順著槍膛迸射而出,不過,子彈卻不是打在韓柏的臉上,子彈是貼著他的耳邊飛出去的,“韓柏。我不殺你。你是個軍人,服從命令是你的天職,你做的很不錯。”
  “謝小姐不殺之恩。”韓柏面不改色。
  “你是應該謝我,不然你現在已經躺在了這里。”
  安朵盯著韓柏說道:“如果我沒猜錯。你這次來不止是送藥材這么簡單對不對?我知道即便我問你,你也不會說,現在我不問你,我希望今天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有你們兩人知道,韓柏,你能不能做到?”
  韓柏不是傻子,如果說安朵剛剛只是嚇唬他而已,那么,這一次她說的一定是真的,這時如果說個不字,子彈恐怕就不是偏著他的耳朵出去,而是直接洞穿他的頭顱!
  “小姐。我會的。”韓柏說道。
  “替我轉告你的主子,有什么事兒可以讓他直接找我,不要用這種方式,說實話,我很討厭!”安朵冷笑著說道:“這一次。你遲到了五分鐘,我可以不追究,我不希望有下一次,記住我剛剛說的話,如果讓第三個人知道,我第一個殺你!”
  言畢,安朵便是轉身直接向遠處走去。
  看著兩人離開,韓柏苦笑著搖頭,揉了揉火辣辣的臉頰,“虎父無犬子,說的確實沒錯,可惜,她只是個女兒身,不然一定會是另外一番景象。”
  “韓先生。那邊兒怎么交代?”
  “當然是實話實說。”
  韓柏凝視著走遠的兩人,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小姐很聰明,但是,她真的是太緊張了,如果她不用這種方式威脅我們,或許沒人會想到她和這個年輕人是什么關系……”
  https:///book_71861/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室内篮球场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