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第二百四十四章 殺意滔天


小說:冥河傳承   作者:水平面   類別:幻想修仙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一劍飛仙| 神藏| 顫栗世界| 冠軍之心| 不滅龍帝| 巫神紀| 絕世天君| 真武世界| 極品仙師| 五行天| 怒瀚| 極品仙師| 玄界之門| 我的鄰居是女妖
  第二百四十四章殺意滔天
  這方世界的武道偏向于精、氣、神之中的精。
  武學之中對于氣血的增強和凝練十分有見地。
  到了宗師境界,凝練的都是氣血類的罡罩,到了大宗師之境,更是將周身氣血與真氣融合,化為血煉神罡。
  這種情況下,對于血影神功的修煉者來說,簡直就是大補中的大補。
  時間一晃就過了一年,陳曉也順利地提升到了宗師后期。
  陳曉在鞏固了宗師后期的修為之后,發瘋了一般地大笑道:“哈哈哈……我親愛的哥哥,我終于追上你了,我陳曉也是天才,真正的天才,比你還要天才,我要超越你,超越你!”神態癲狂,手舞足蹈。
  兩年時間的推衍,楊盤已經將浣花劍派的聽風細雨四大劍訣都掌握完全,并且推陳出新,將它們與殺戮意境融合。
  還別說,浣花劍派的劍術本身就是相當有美感的劍術,嗯,用通俗的話來形容,就是舞起來很帥很美的劍術。
  將它們與殺戮意境融合之后,經過血神子陳曉的試驗之后,殺起人來同樣美麗如畫,完全沒有神刀斬殺人后,分尸兩半的恐怖感。
  “很好,兩年時間的融合,看來已經差不多了,現在可以開始了。來吧,讓我驗證一下,殺妻殺子,殺父殺母,絕情絕義的殺戮之道與我現在所行的慈悲在心,唯我獨尊的殺戮之道有何區別。”楊盤淡淡地說道。
  楊盤的修為越高,越是近道,便越是不明白原著中的玉景道人所行的殺戮之道究竟是哪一條。
  殺父殺母殺兄殺弟殺妻殺子,殺盡蒼生,成就殺戮大道。
  這條路真的是原著中的玉景道人所走的道路嗎?
  楊盤初習《血影神功》殺戮江湖以來,所行的便是心中有數,唯我獨尊之路,所殺皆是該殺和想殺之人。
  但楊盤還知道有一條通往殺戮大道的終南捷徑,那便是殺父殺母殺兄殺弟殺妻殺子,殺盡蒼生。
  ―――――――――――――-
  所謂條條大道通羅馬,那是騙人的,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所以適合自己的道路,也往往與別人不一樣。
  哪怕那個玉景道人真的是走殺父殺母殺兄殺弟殺妻殺子,殺盡蒼生,成就殺戮大道。
  楊盤也要做出改變!
  “咦,不對啊,我傻了?我無妻無子,哪來的殺妻殺子?再過幾十上百年,我的父母兄弟全都老死,也無所謂殺父殺母,殺兄殺弟了。我干嘛要糾結這個?”楊盤忽然之間想到這一點,“況且我有血神子神通在身,實驗道路又不是非要自己親身上陣,讓別人去做不就行嘍。”
  楊盤又發出了血神子的另一個好處,它不僅僅是絕強的保命神通,同樣也是絕強的試錯神通。
  成道之路不止一條,但適合自己的可能只有一條,其他人只能夠靠直覺去選擇,選擇錯了也沒有辦法反悔。
  而楊盤卻可以試驗無數次,直到找到正確的道路為止,失敗了也就損失一個血神子而已。
  在這方世界,血神子的來源簡直不要太多。
  這方世界簡直就是楊盤的寶地!
  陳曉便是楊盤的第一個試驗品,只不過現在的陳曉還是弱了一些,不過楊盤也不著急,可以慢慢來嘛。
  陳曉出關來,高興地去向父母報喜。
  院子里的下人看到他,正要行禮,就被陳曉用手勢揮退了。
  陳曉走到母親房間門前,正要敲門而入。
  忽然之間聽到一陣交談聲。
  “老爺,你真要讓曉兒娶妻生子,這樣子平凡地過一輩子嗎?”一個溫婉的女聲說道。
  “不錯,老祖宗壽盡坐化,我現在的日子也不好過,曉兒的天賦沒有明高,自小又頑劣,不如干脆就讓他回來娶妻生子,操持家業算了。少了曉兒的資源供應,明兒也能夠得到更多的資源,同時也能夠進步得更快,到時候明兒成就大宗師,我們又會恢復往日的風光。”陳三爺嘆道。
  ―――――――――――――-
  陳曉和陳明的父親,乃是上一代排行第三,不是家主,卻是嫡脈。因為有一個直系的大宗師照看著,陳三爺這一支在陳家也算風光。
  “正好,我陳氏有意與李氏合作,兩家聯姻也是應有之意。”陳三爺述說道。
  “嗯,這樣也好。”陳母沒有再出聲反對,這是為了家族利益,同時也是為了自家的利益。況且男人嘛,娶妻生子沒什么不好的,在這種事情上也不吃虧。
  陳曉站在門外沉默了一會兒,悄悄地退回了自己的院子。
  這要是換了以前的陳曉,不開心一會兒,很快就過去了,然后會乖乖地聽從家族的安排,娶妻生子過一生。
  因為他反抗不了家族的決定,也沒有能力反抗。
  陳曉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家族給的,聽從家族的安排是天經地義的。
  可是現在,他卻感覺有什么東西堵在心里不吐不快。
  他不甘心平凡地過一生,父母從小到大都偏心大哥,難道他不知道嗎?
  他知道!
  可問題是沒有辦法啊,大哥樣樣都比自己優秀,陳曉就算不甘又能怎么樣?
  陳曉拔劍出鞘,開始在院子里練劍,劍法之中的殺意越來越盛,這是一種情緒上的發泄。
  楊盤敏銳地接收到血神子傳來的信息,同樣在院子里練劍的楊盤不禁收劍入鞘,撫掌大笑道:“妙哉,妙哉,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楊盤一直以來也是在煩惱,怎么讓陳曉徹底黑化。
  楊盤要試驗道路,血神子對陳曉的影響,暫時只能局限在潛意識方面,細水長流,無聲無息地去影響陳曉的性格。
  江山移改,本性難移。
  想要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也只有道心種魔大法才能夠辦到,但也是困難重重。
  楊盤要的是在潛移默化之中,改稱陳曉的性格,讓陳曉走上自己為他規劃好的道路,讓陳曉去為楊盤試錯,血神子在潛伏在陳曉的潛意識里,默默觀察著。
  ―――――――――――――-
  楊盤這樣唯我獨尊的人,怎么會輕易放過陳曉?
  所以,陳曉便成為了楊盤的試驗品!
  時間一眨眼,又過去了三個月,婚禮的準備也完成了,各種三書六禮行為,最后便是迎親了。
  經過三個月的準備,陳家可謂是高朋滿座,陳家嫡系各脈云集,畢竟這不僅僅是陳曉的大婚,也是陳氏與李氏聯姻合作的信號,他們豈能不來道賀?
  你不來,是不是不給面子?
  在老一輩眼中,這就是不團結不顧大局的作風,同時也是在外人面前丟臉。事后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在各種鞭炮、喜樂、嘻笑、祝賀聲之中,婚禮進程進行到最高潮的環節——拜天地。
  此刻,賓客滿坐,自家人也不少,陳家擺了整整三百桌才算坐了下來。
  可以說,這場婚禮也是陳氏和李氏聯姻合作的一個儀式,李氏也來了不少重要成員,兩家的親朋好友無數,三百桌其實一點兒也不多。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送入洞房。”一陣程序下來,陳曉就像是一個扯線木偶一樣,被操控著完成了所有的程序。
  回房換了一身衣服出來,又要堆著假笑,招呼賓客,敬酒還禮。
  直到傍晚,陳曉半醉半醒地進了洞房,坐在房間里的桌子前。
  此時,血神子的潛意識開始影響陳曉,他心中壓抑的各種負面情緒涌上心頭,雙眼充血,形如惡魔!
  原本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可血神子用天人的境界以及血影神功的強大壓下了走火入魔的剩余步驟。
  陳曉體內的真氣在瘋狂地涌動,強大的氣血沸騰,真氣與氣血融合。
  修成血煉神罡!
  這方世界,血煉神罡才是宗師晉階大宗師的最大門檻和最大難題。一旦解決了這一步,那么沖擊大宗師也不是太難了。
  這與大周世界更注重精神修煉完全不一樣。
  血煉神罡一成,從體內涌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動著他的修為,開始瘋狂地上漲,直沖大宗師境界!
  ―――――――――――――-
  普通人敢這么沖擊大宗師,絕對是找死!
  要是大宗師這么好突破,那天下間的大宗師也就不值錢了。
  別看這方世界的大宗師似乎很多,但那是時間積累以及世界龐大基數堆起來的。
  看看這方世界的先天有多少,宗師又有多少。
  大宗師和宗師的比例又是多少?
  可以說,一百個宗師之中,也未必有一個大宗師誕生!
  但是陳曉不一樣,他的身軀早就改變成了血影之軀,體內氣血雄渾無比,同時血神子的境界擺在那里,那可是天人級數的血神子!
  陳曉愣是在這種情況下,一舉突破了大宗師的瓶頸,晉升大宗師。
  大宗師級數的血煉神罡,沸騰如萬馬奔騰一般,整個房間被沖擊得七零八落,新娘子在不及防范之下,被勁風掃到,倒飛了出去,撞到了墻上,再反彈了回來,緊接著又被家具砸中,吐血倒地。
  還好,這女人也是先天高手,這點傷勢算不了什么。
  “夫君,你怎么了?”女人抬頭看向了陳曉,看到的正是他雙目血紅,形如惡魔的樣子,不由得恐懼地問道。
  陳曉對此置若惘聞,他已經陷入了幻境之中。
  血神子化為陳曉的樣子,開口道:“你的追求是什么?”
  “成為天下最強者,獨步武林,我要超越陳明,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后悔!”陳曉此時已近瘋魔。
  “好,很好,那么放手殺吧!太初有道,天道至公,天下無不可殺之人。你放開你心靈的束縛,為了成道,殺盡天下又如何?”
  這么大的動靜,整個陳家豈會無動于衰?
  早就有無數高手朝這邊涌來。
  “為了成道,殺盡天下又如何?”陳曉在嘴里喃喃重復著,越念越覺得有道理,殺戮的意境領悟在不斷地提升著從初入門,眨眼之間倒到了小成的門檻。
  “去吧,殺父殺母殺兄殺弟殺妻殺子,殺盡蒼生。當你做到這一切的時候,便是你成道之日。”血神子化身輕輕地在陳曉耳邊說道。
  ―――――――――――――-
  陳曉的意識瞬間清醒了過來,于此同時,一身深厚的力量眨眼之間便熟悉了。他朝著墻上掛著的寶劍一招手,寶劍出鞘,送出陳曉手中。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陳曉手持寶劍,大聲狂笑道。
  “我終于找到我自己的道路了,哈哈哈,我陳曉成道便在今日,便在今日!啊——”陳曉的聲音擴散開來,傳遍附近和幾個院子。
  陳李氏年輕漂亮的臉上滿是恐懼,她仿佛完全不認識這個男人一樣,這真的是自己的夫君嗎?
  陳曉忽然之間出現在自己面前,一把扣住她的脖頸,將他拉出了院子。
  此時,陳家的一眾高手趕到了現場,大家一看立即便慒了。
  這是什么情況,新郞倌一手持劍,一手抓著新娘子的脖頸,將她吊在半空,看樣子十分不妙啊。
  “小兔崽子,你要干什么?你要造反嗎?”以最快的速度趕來的陳三爺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簡直就是瘋了吧?
  “爹,你來了,來得正好,今日乃我陳曉悟道證道之日。你們也來了,都來吧!哈哈哈……”這笑聲用了真氣,傳遍整個陳府。
  無數高手都被驚動,陳府守護的二十五位大宗師動身了一半!
  李家的人也趕到了,看到這一幕,一名送親過來的大宗師不禁大罵道:“陳氏,這是什么把戲?你們要是不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待,休怪我李氏翻臉!”
  枉為嘛,李家送親過來,結親家之好,這是喜事,同時心里也有不爽,送親嫁女,雖然說是聯姻,但李家還是處于弱勢一些的地位。
  否則就是李家嫁女,而是陳家嫁女了。
  結果原本大喜的日子,子時還沒有過,外面的喜宴也沒有散,結果就遇到了這樣的遭心事,這不是打臉是什么?
  李家要是連這個也忍了,那么以后李家還怎么在江湖上混?
室内篮球场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
<dl id="dfrrz"></dl>
<cite id="dfrrz"></cite>
<ins id="dfrrz"></ins>
<ins id="dfrrz"><noframes id="dfrrz"><var id="dfrrz"></var>
<var id="dfrrz"></var><cite id="dfrrz"></cite>
<cite id="dfrrz"><span id="dfrrz"></span></cite>
<ins id="dfrrz"></ins>
<menuitem id="dfrrz"></menuitem>
<span id="dfrrz"><progress id="dfrrz"><ruby id="dfrrz"></ruby></progress></span>
<var id="dfrrz"></var><var id="dfrrz"><span id="dfrrz"></span></var>
<cite id="dfrrz"><video id="dfrrz"><var id="dfrrz"></var></video></cite><noframes id="dfrrz"><ins id="dfrrz"><span id="dfrrz"></span></ins>
<noframes id="dfrrz"><listing id="dfrrz"><dl id="dfrrz"></dl></listing>